天主教簡史 (摘自:上智出版社•天主教的信仰•一九七九年二月•第五版)

主題:│天主教開始傳播教會受迫害歧見與教父大公會議中古時代教會的情形
東方教會與羅馬教宗分手馬丁路得的改教
主教傳入中國的概述

天主教開始傳播 (回上)

   耶穌升天後,門徒們立刻展開傳教工作。伯多祿第一次公開佈道,便有三千人皈依受洗(宗二:41),第二次又有五千人信從(宗四:4)。傳教最活躍的,當推由迫害教會的掃祿,一躍而為大使徒的保祿。他很快就把福音傳遍了小亞細亞、馬其頓和希臘一帶。除保祿一人外,其他使徒起初都固步自封,只向同種的猶太人傳教,不敢接觸所謂「外邦人」。在天主用異像啟發伯多祿之後,他們才打破了這種成見(宗十),閑始去訓誨萬民了。

 

教會受迫害 (回上)

  凡一件新事業的興起,必會遭到人的反對與破壞,天主教也不例外,耶穌誕生後才四十天西默盎就蒙聖神的啟示,向他的母親預言「這孩子要成為反對的記號」(路一:34)。耶穌一生,常受到法利賽人及司祭長老們的尋釁攻擊,最後竟被處死,這就是那預言的最好註腳。他也曾向門徒們說過:「世界若恨你們,你們該知到,在你們以前它已經恨了我…沒有僕人大過主人的,如果人們迫害了我,也要迫害你們」 (若十五:18-20)。

 因此使徒們開始傳教,就遭人鞭打拘捕(宗四:3;宗五:40),受盡了種種迫害。在最初三世紀的期間,教會時斷時續地遭受了慘極人寰的血腥迫害,因此這個時期被稱為「教難時期」。教難最殘酷的當推尼祿為王的時期。到了第二世紀,羅馬的幾位皇帝,鑑於教徒的日增月盛,決非為非作歹之徒,雖被人挾嫌誣告,但除信仰外並無其他劣跡。皇帝既不願出爾反爾,對天主教的禁令,就不得不改弦更張。適值比第尼省總督白利尼(Plinius)見被控的教徒曰增,不願大開殺戒,即上書皇帝請示辦法。當時正值圖拉真皇(Trajanus)在位,於是就頒發了有名的「圖拉真詔書」,直截了當地訓示:一、政府當局不當自動去搜尋教徒。二、依法被控而自認不諱者就當依法懲辦。三、叛教且肯拜羅馬神者,應予赦免。

  公元三一二年,君士坦丁皇帝皈依了天主教後,翌年與東羅馬皇帝利西尼(Licinius)在米蘭共同公布了一篇宣言,就是歷史上聞名的「米蘭詔書」,准人信仰自由,迫害才告終止。


歧見與教父 (回上)

  教會不但遭遇外患—教難,而且又有內憂—教理上的歧見,即教義上非正統的說法。天主教的教理既然由天主的啟示而來,尤其關於天主性體的道理,自然深奧難明。教會由耶穌接受了維護真理的委託,決不容許對信條有分歧的意見,致使人誤入歧途。教會歷史早期最危險的歧見,當推亞略派(Arianism)和聶斯多略派(Nestorianism),都是在探索三位一體的信理時,在神學上的歧見。聶派在唐太宗貞觀九年(六三五)傳到中國長安,延綿二百餘年,世稱景教。出名的「景教碑」就是這一派在中國的遺物。

  天主教的信仰,雖經各種歧見衝擊,而仍能屹立不搖,保持它的純潔正統者,除天主的特別保護外,當歸功於一群德學兼優的卓越人物,他們大多數是主教或神學家,演講著書,被教會尊稱為」教父」。其中最著名的,東方(實指現在的東歐、中東、埃及沿地中海一帶)有聖亞大納削,和號稱「加巴陶西的三位教父」,即聖巴西略,尼斯的聖額我略和納西盎的聖額我略,此外還有聖金口若望等。西方(即屬拉丁語的)有聖依拉略、聖熱羅尼莫、聖盎博、聖奧斯定和教宗大額我略等。

 

大公會議 (回上)

  教宗雖握有無誤神權,但他從不獨斷獨行,遇有重大難題時,就召集全體主教討論研究。使徒們傳教不久,就曾發生梅瑟割損的法律是否仍有效的爭執。因此,伯多祿召集了使徒會議來解決(宗十五),這就是大公會議的濫觴。

  玆將歷屆大公會議列表如下:

次 第

年 份

地 點

第一次

三二五

尼西(一)

第二次

三八一

君士坦丁堡(一)

第三次

四三一

厄弗所

第四次

四五一

加彩東

第五次

五五三

君士坦丁堡(二)

第六次

六八○∼八一

君士坦丁堡(三)

第七次

七八七

尼西(二)

第八次

八六九∼七○

君士坦丁堡(四)

第九次

一一二三

拉脫郎(一)

第十次

一一三九

拉脫郎(二)

第十一次

一一七九

拉脫郎(三)

第十二次

一二一五

拉脫郎(四)

第十三次

一二四五

里 昂(一)

第十四次

一二七四

里 昂(二)

第十五次

一三一一∼一二

維也諾

第十六次

一四一四∼一八

公思當斯

第十七次

一四三八∼四五

弗羅倫斯

第十八次

一五一二∼一七

拉脫郎(五)

第十九次

一五四五∼六三

特利騰

第二十次

一八六九∼七O

梵蒂岡(一)

第廿一次

一九六二∼六五

梵蒂岡(二)


中古時代教會的情形
(回上)

  國人有時把中古時代和「黑暗時期」混為一談,其實不然。中古時代綿亙千年,相當於中國自南朝劉宋至明初。這時期內的歷史都很錯綜複雜,思想和藝術有衰落也有繁榮,可分為三個時期:

一)過度及形成時期(五∼十世紀)

  無政府狀態的戰爭,導致了日爾曼民族的入侵,和文明的衰退,西羅馬 帝國終於崩潰。蠻族的歸化(五∼八世紀)奠定了中古後期歷史的基礎。

  查理曼(Charlemagne )於公元八百年由教宗加冕稱帝,把羅馬人和日爾曼人聯合在一起,這是教會領域和文化領域復興的標誌。查理曼死後(八一四 ),帝國又形分裂,歐洲又陷於無攻府狀態,封建制度於是形成。不過教會仍繼續發展,逐漸影響各種制度和階層,並傳入歐洲東部和北部,羅馬帝國從來沒有征服的地區。東方教會雖未遭日爾曼民族的 侵擾卻在第七世紀受了回教徒的嚴重打擊,又因為內部對敬禮聖像的紛爭,和過分的守舊而衰弱了。

二)中古文明的盛期

  自十一世紀末葉開始,維持了一百五十年,這的確是天主教的光明時期 。教宗的聲望超越了帝王,聖方濟、聖道明等,因時代而興起的各修會 ,神職界的革新,各地天主教大學的建立,神學巨著與傳教事業的發展 ,莊嚴輝煌的教堂,都是最好的說明。

  第七世紀回教徒佔領聖地後,基督徒去耶路撒冷朝聖仍絡繹不絕。到十一世紀末葉,塞爾柱人(seljuks)佔據聖地後,朝聖大受阻礙。於是有十字軍東征之役,因為長途跋涉,不知戰略,以致沒有善果。又有數 次戰役,於宗教熱忱中滲入了太濃厚的政治意味,予人以不良的印象。 但帶給教會的歷史教訓甚大,即基督神國的發展,決不需要現世諸國所用的堅甲利兵。

三)衰落時期

  十四十五兩世紀,歐洲起了重大的變化:各國爭相獨立,教會也因西方的大分裂而發生動搖,宗教改革已露端倪。

 

東方教會與羅馬教宗分手 (回上)

  公元八四七年,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依納爵,被東羅馬皇帝脅迫退位,並遭放逐。皇帝任命一位普通教友佛西約(Photius),被祝聖為宗主教。教宗尼各老一世聞訊後,立刻聲明依納爵的被黜為不合法,並將佛西約開除教籍,不料佛氏竟散佈攻擊羅馬教宗的傳單,並擅自召開主教會議(八六八年),開除教宗的教籍,數星期後皇帝被弒,巴西略一世繼位,一反前皇的作為,廢黜佛西約,使依納爵復職,教會復歸統一。

  公元一O五三年,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彌格爾、塞魯拉(M. Caerularius),將君士坦丁城的拉丁禮聖堂全數封閉,並致函羅馬教宗,大肆攻擊。教宗良九世為避免破裂,乃派一位樞機為首的使節團去解決紛爭。但因該樞機性情爆燥,態度欠佳,致使談判破裂,竟將塞氏開除教籍。此不幸事件,發生在公元一○二四年七月十四日。從此東方教會與羅馬完全斷絕往來,自稱「東正教」。弗羅倫斯大公會議時(一四三八∼四五),雙方曾和好合一,但為時短促。一直到一九六五年梵蒂岡二屆大公會議時。雙方才公開聲明,解除彼此間的隔閡,重見合一的曙光。

 

馬丁路得的改教 (回上)

  十六世紀初葉,歐州攻治異常複雜,大小四百餘國,真如一團亂麻。宗教生活也相當低落。馬丁路得本是一位奧斯定會神父,天資聰穎,精明能幹,只因個性剛強,難以容納他人的意見。他於一五一一年因事去羅馬,見到教廷生活奢侈,遂萌改革教會的心志,不過他還沒有別樹一幟的想法。後來的大赦事件,造成了他改教的導火線。

  當時正建築聖伯多祿大殿,費用浩大,一時不能籌措。教宗良十世派人到各處募捐,對踴躍輸將者,頒賜若干大赦。頒賜大赦並非不合法,但擔任勸募的人,或有過分重視金錢之嫌,因而招致許多人的反感。路得就於一五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在威登堡演講反對,出言激烈,聽眾當中同情與反對者參半。不幸愈辯愈烈,竟進而涉及基本信條。教宗對他無法說服,就在一五二 ○年六月十五曰頒布詔諭,限他於六十天內撤消歧見,否則將開除教籍。路得當眾將詔諭焚燬,以表示憤慨,教宗迫不得已,於一五二一年一月三曰開除了他的教籍。這就是路得改教的大概情形。

  差不多同時,慈運理(Zwingli) 在瑞士響應改教運動,英王亨利八世,也於一五三四年正式脫離羅馬,創立英國教會。法國則有喀爾文(Calwin)在一五三八年,創立新教派。以上是西方教會弟兄分手的一段悲痛史。

 

天主教傳入中國的概述 (回上)

  唐朝傳入中國的景教,是聶斯多略派,曾盛極一時。馬可波羅東遊,與蒙廷(尚未入居中原,稱元朝時)就有了往還,才引起了羅馬派遣傳教士來中國的興趣。教宗尼各老四世,於一二八九年遣方濟會士孟高維諾,率領傳教士來華,元成宗優禮相待,一時教化大行。教宗格萊孟五世,擢升孟氏為中國第一位總主教。但明太祖定鼎後,採取閉關自守政策。十六世紀中葉,雖有奧斯定、道明、方濟三會教士,先後到中國傳教,但都未能奏效。直到十六世紀末葉(一五八三年),耶穌會士羅明堅和利瑪竇神父抵達肇慶,利氏後至北京,先後有馮應京、徐光啟、李之藻、楊廷筠等名儒領洗入教,教會始在知識階級中生根,奠定了直到現在沒有間斷的基礎。

  稍後,其他天主教修會,來華傳教,接踵而至。十七世紀來華的,依次有道明會和方濟會士,再後有巴黎外方傳教會和遣使會士。也在這十七世紀產生了第一位國籍南京主教,道明會士羅文藻(一六一六∼九一)。

  十八世紀及十九世紀上葉,因教士們禮儀之爭的悲劇達於頂點,結果教難時起,教務沒有進展。這其間有巴黎外方傳教會士、真福徐嘉俾厄爾主教,一七七五年來中國四川傳教,前後凡四十年,任代牧主教十五年,曾召開中國天主教教史上著名的四川會議。一八一五年他在成都殉道。在他以後陸續殉道的十一位真福中,有國籍趙奧斯定神父,信徒及真女等,他們都被教宗良十二世於一九○○年,光榮地列入真福品。

  十九世紀下葉,清道光以後到現在的百餘年間。許多男女修會紛紛來華傳教,其中天主教的盛事,有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在上海由宗座代表剛睄搘l開的「中國教務會議」(簡稱「上海會議」)。民國十五年教宗比約十一世,在伯多祿大殿,祝聖了第一批六位國籍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