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基督徒的祈禱

第一部分

基督徒生活中的祈禱
 

第三章

祈禱的生活

 

  1. 祈禱是新生之心的生活。它應該時常激發我們。雖然天主是我們的生命和一切,我們卻常忘記祂。為此,秉承了申命紀和先知傳統的靈修教父,再三強調祈禱是「思念天主」,是「心靈的記憶」頻頻的覺醒:「我們思念天主要比呼吸次數多」 。可是,如果我們沒有在特定的時間渴望祈禱,我們是不能「經常」祈禱的。這些特定的時間,無論在質和量方面,都是基督徒祈禱的重要時刻。
  2. 教會聖傳向信友提供祈禱的節奏,以培養連貫的祈禱。有些是每天的,例如早晚課、飯前和飯後的祈禱、時辰禮儀。以感恩祭為中心的主日,主要是透過祈禱而得以聖化。禮儀年的週期和大的慶節也是基督徒祈禱生活的基本節奏。
  3. 上主以祂喜悅的途徑和方式引導每一個人,每一位信友也是依照自己的決心和個人祈禱的表達方式來作回應。不過,基督徒傳統保留了三種主要的表達:口禱、默想和心禱。它們有一個共同點:心靈的收歛。警醒地保存聖言和居住在天主親臨中,能使這三種表達成為祈禱生活的強勁時間(強拍)。

第一條 祈禱的各種表達

一、口禱

  1. 天主透過祂的聖言向人說話。我們的祈禱藉著心裡想的或口中講的言語而具體化。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聚精會神,凝視在祈禱中與我們交談的那一位:「我們的祈禱是否被垂聽,並不在於說話的多少,而是在於我們心靈的熱切」。
  2. 口禱是基督徒生活的基本要素。雖然門徒們被他們師傅的靜默祈禱所吸引,但是,耶穌仍然教他們口禱的經文:「我們的天父」。祂不但在會堂中高聲誦唸禮儀的祈禱,而且福音指出祂也大聲地作祂個人的祈禱,從頌揚天父的喜悅到革責瑪尼園祈禱的憂傷。
  3. 內在的祈禱配合感官的這種需要, 符合我們人性的要求。我們是由靈魂和肉身所組成的,因此,我們感覺到需要將我們的感受形之於外。我們須以我們整個的存在祈禱,好能全力作懇求。
  4. 這需要也符合一個出自天主的要求。天主尋找以真理和心神的朝拜者,因此祂尋找發自靈魂深處的生動祈禱。祂要求那連結肉身與內在祈禱的外在表達,因為這表達給祂帶來祂對一切應得的完美崇敬。
  5. 由於口禱是外在的和完全合乎人性的祈禱,因此,它是一種最適合群眾的祈禱方式。縱使最內在的祈禱,也不該忽視口禱。只有當我們意識到「我們向祂說話」的那位時,祈禱才變為內在的。因此,口禱是心禱的初階。

二、默想

  1. 默想主要是一種探索。心靈尋求了解基督徒生活的目的和途徑,好能依附和回應上主的要求。默想所要求的專心是很難維持的。通常我們求助於書本,而基督徒在這方面並不匱乏:有聖經,特別是福音書,聖相,每日或時節的禮儀經文,靈修教父的著作,靈修學作品,大自然這本偉大的書,以及歷史書,即天主的「今天」之頁。
  2. 默想我們所閱讀的,並將我們自己與之對照,幫助我們將之化為己有。這樣另一本書,即生活之書便被打開。我們從思想進入實際。只要我們謙遜和充滿信德,我們會在默想中發現那些推動內心的活動,並能對它們加以辨別。辨別在於踐行真理,好能來到「光明」那裡:「主,禰要我做甚麼」?
  3. 默想方法的不同,一如靈修導師的不同。基督徒應有規律地作默想,不然便相似撒種比喻中的前三類場地。然而方法只不過是指引:重要的是偕同聖神在祈禱的唯一道路上前進,這道路就是耶穌基督。
  4. 默想運用思維、想像、情感和渴望。動員這些官能是必需的,為能深化我們信仰的信念,激起我們內心的皈依,並強化我們跟隨基督的意願。基督徒的祈禱以默想「基督的奧跡」為優先,就如在誦讀聖言(lectiodivina)或玫瑰經中所作的那樣。這種祈禱中的反省方式很有價值,但基督徒祈禱應更上一層樓:認識耶穌基督的愛,並與祂結合為一。

三、心禱

  1. 甚麼是心禱?聖女大德蘭答說:「依我的見解,心禱無異於朋友間的密談;意思就是經常單獨與我們深知那愛我們的天主交談」。

    心禱尋求「我心所愛的那一位」(歌1:7)2,就是尋求耶穌並在祂內尋求父。我們尋求祂,因為對祂的渴望常是愛的開端;在純正的信德中尋求祂,這信德使我們由祂而重生,並在祂內生活。在心禱中仍可默想,但注意力集中在主身上。

  2. 心禱的時刻和時間長短的選擇,是來自堅定的意志,它披露內心的秘密。做心禱不只因為有時間,而是騰出時間,與主會晤。無論甚麼考驗與枯燥,都不會改變決心而收回時間。人不能時常默想,但常可以進入心禱,完全不為健康情況、工作或情緒所左右。在貧乏和信德中,內心是這種尋求和與主相遇的地方。
  3. 進入心禱與參與感恩祭相似:收歛心神,在聖神的推動下集中我們整個的存在,住在上主的居所,即我們自身,並喚醒信德,好能進到等待我們的那位面前;卸下面具,回心歸向那愛我們的主,為將我們呈獻給祂,猶如一分要淨化和轉化的獻禮。
  4. 心禱是天主子女的祈禱,是罪過蒙赦免者的祈禱,他同意去接受那分愛他的愛。他希望愛得更深,來回應這愛。但是他明白他的還愛是聖神傾注在他內心的,因為一切都是天主的恩寵。心禱就是以虛懷若谷之心,把自己完全交託於父的愛的意願,日益與祂鍾愛之子密切結合。
  5. 心禱是祈禱奧秘的最單純表現。它是一分禮物,一分恩寵,只能以虛懷若谷之心來接受。心禱是天主在我們內心所建立的一分盟約關係。心禱是共融,在這共融裡,聖三使人──天主的肖象,「肖似祂的模樣」。
  6. 心禱也是祈禱中最卓越的強勁時間(強拍)。在這祈禱中,天父「藉著聖神以祂的大能強化我們內在的人,並使基督因著信德住在我們心內,使我們在愛德上根深蒂固」(弗3:16-17)。
  7. 默觀是以耶穌為焦點的信德的凝視。「祂望著我,我望著祂」:這是一位亞爾斯農民向其本堂神父提及他在聖體櫃前祈禱的情況。專心注意祂就是捨棄「自我」。祂的注視潔淨我們的心;祂注視的光輝照亮我們的心目,教導我們在其真理及其憐憫眾生之情的光照下去看一切事物。默觀也注視基督生活的奧跡。如此它叫人學習「對主的內在認識」,為更愛祂,更跟隨祂。
  8. 心禱是聆聽天主聖言。這聆聽並不是被動的,而是信德的服從,僕人的無條件接受和子女之情的依附。它參與成為奴僕的聖子的「是」和天主謙遜婢女的「爾旨承行」。
  9. 心禱是沉默,是「未來世界的象徵」或「無聲之愛」。心禱中的言語並不是說話;而是好像使愛情之火得以燃燒的木柴。就是在這為「虛浮」的人無法忍受的沉默中,天父向我們講述祂聖言的降生、受苦、死而復活;孝愛之神使我們分享耶穌的祈禱。
  10. 心禱就其使我們參與基督的奧跡而論,是與基督祈禱的結合。教會在感恩祭中慶祝基督的奧跡,聖神則使之活現在我們的心禱中,為使奧跡在愛德行動中彰顯出來。
  11. 心禱就其同意留在信德的黑夜中而論,是愛的共融,它會將「生命」帶給眾人。復活的逾越之夜要先經歷痛苦和墓穴之夜,這是耶穌的時辰中三個重要時刻,祂的聖神 (不是軟弱的肉身) 使之活現在心禱中。我們應甘願「與祂醒寤一個時辰 」。

撮要

  1. 教會勸勉信徒作定時的祈禱:每日的祈禱,時辰頌禱禮,主日感恩祭,禮儀年的慶節。
  2. 基督徒傳統中的祈禱生活,包括三個主要的表達方式:口禱、默想和心禱。三者的共通之處,是收歛心神。
  3. 按人性來說,精神和身體是合而為一的,基於此,口禱將身體和內心的祈禱聯繫一起,以基督為榜樣,祂向天父祈禱,也教導門徒以「我們的天父」祈禱。
  4. 默想是在祈禱中運用思考、想像、情感、渴望所作的探索。其目的是把所默想的對象,面對自己的實際生活,在信仰中化為己有。
  5. 心禱是祈禱奧秘的一種淳樸的表達,是對基督的信德凝視,是對聖言的聆聽和默默的愛意。心禱使人與基督的祈禱連結在一起,而至使我們參與基督的奧跡。

第二條 祈禱的戰鬥

  1. 祈禱是一分恩寵,也是我們一分決心的回應,因此,它常需要一分努力。基督之前,舊約中的祈禱大師,一如天主之母及偕同基督的諸聖一樣,都教導我們:祈禱是一場戰鬥。對抗誰呢?對抗我們自己和誘惑者的詭計;誘惑者盡其所能使人離棄祈禱及與天主的合一。我們怎樣生活就怎樣祈禱,因為怎樣祈禱就怎樣生活。如果我們不願慣常地依照基督之神而行動,我們就不能慣常地因祂的名而祈禱。基督徒新生命的「屬靈戰鬥」與祈禱的戰鬥是分不開的。

一、反對祈禱的論點

  1. 在祈禱的戰鬥中,我們需要面對自己和我們周圍的人,對祈禱所懷有的錯誤看法。有人視祈禱為一種簡單的心理活動,另有人看之為達到空虛境界的收歛工夫,也有人將祈禱歸納為禮儀經文或姿勢。很多基督徒則無意識地認為祈禱與他們的當行事務互不相容:他們沒有時間。那些以祈禱去尋求天主的人,有時很快便失去勇氣,因為他們不知道祈禱也是來自聖神,而不只是靠他們自己。
  2. 我們也要面對一些「現世」的意識型態,如果我們不警醒,它們會滲透我們的生活。例如:只有那些能為理性和科學所証實的才是真理(而祈禱則是一個超越我們有意識和無意識心境的奧秘);價值是在於生產和報酬(不事生產的祈禱便一無是處)。享樂主義和安逸是真、善、美的標準(但是,祈禱──美的追求,則鍾情於那生活而真實的天主的光榮)。也有人視祈禱為一種反對行動主義的遁世行為(但是,基督徒祈禱既不逃避歷史實況,也不脫離現實生活)。
  3. 最後,我們的戰鬥要面對我們在祈禱中的挫敗經驗:經歷枯燥時的沮喪;未能完全交託給上主而難過,因為我們有「很多產業」;我們的意願未被垂聽而感到失望;我們的驕傲受傷,使我們身為罪人的不配之心更加硬化;對「祈禱是一分不勞而獲的恩賜」感到厭惡等等。結論常是一樣:祈禱有甚麼用?要克服這些障礙,我們必須為謙遜、信心和恆心而戰鬥。

二、心的謙卑警醒

面對祈禱的困難

  1. 祈禱常見的困難是分心。它能影響口禱時的用字及其意義;更深一層,它能涉及口禱(禮儀的或個人的)、默想和心禱的祈禱對象。盡力驅逐分心,就等於自投羅網,因此,只須返回自己的內心就夠了: 分心正向我們揭示我們所依戀的是甚麼,而這分在主前的謙卑意識,應喚醒我們要優先愛祂,並立志向祂獻出我們的心,求祂淨化。因此,戰鬥就在這裡:要抉擇事奉那位作主人。
  2. 從積極方面來說,跟具有佔有慾和統治慾的自我去戰鬥,需要警醒和心靈的自制。當耶穌強調警醒時,這警醒常與祂自己有關:祂在末日的來臨,每天的來臨,「今天」的來臨。新郎半夜來臨;那不應熄滅的光就是信德之光:「論及你,我的心靈曾說,『尋求祂的儀容 』」(詠27:8)!
  3. 特別對那些真誠願意祈禱的人來說,另一個困難就是枯燥。枯燥屬於心禱的一部分。在枯燥時,心靈好似與天主分離,對思想、記憶、情感,甚至對屬靈的事物都感到乏味。這正是信德要真實地表現的時刻:忠誠地伴隨耶穌進入痛苦中和到墓穴裡。「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結出許多子粒來」(若12:24)。如果枯燥是因聖言落在石頭上而沒有根的緣故,那這戰鬥便要求皈依。

面對祈禱中的誘惑

  1. (祈禱時)最普遍而又最不為人察知的誘惑是缺乏信德。它很少表達在明認的不信上,而更是在我們的實際作為的取向上。當我們開始祈禱的時候,成千上萬被認為是緊急的工作或焦慮,會優先出現在眼前。再說一次,這為心靈是要面對真理的時刻:究竟甚麼是它的真愛。有時我們轉向上主作為最後的憑藉:但真的如此相信嗎?有時我們以上主作盟友,但我們的心仍在自恃中。在這一切境況中,我們的缺乏信德顯示我們仍未到達心謙的境界:「離了我,你們甚麼也不能作」(若15:5)。
  2. 傲慢自負替另一種誘惑開了路,那就是懈怠。靈修教父以此名詞來表示因靈修功夫的鬆懈、警醒的低落、心靈的漫不經心而導致的消沉。「心神固然切願,但肉體卻軟弱 」(瑪26:41)。自恃越高,跌得越痛。沮喪的痛苦是自負的另一面。謙遜的人不會對自己的可憐感到驚奇,反而會促使他更加信賴,更堅定不移。

三、子女般的信賴

  1. 子女般的信賴在磨難中得到驗証(自我考驗)。最主要的困難是有關求恩祈禱:為自己或為他人代禱。有人以為他們的祈求未蒙垂允,就停止祈禱。在此有兩個問題:為甚麼我們以為祈求未蒙垂允?我們的祈禱怎樣算是蒙垂允是「有效」?

我們為何抱怨未蒙垂允?

  1. 首先,我們應對這一發現感到驚訝:一般來說,當我們讚美天主或感謝祂的恩惠時,我們不怎樣擔心我們的祈禱是否中悅祂。反之,我們要求見到我們求恩的結果。那麼,是甚麼形象的天主推動我們去祈禱:是一件被利用的工具?或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
  2. 我們是否深信「我們不知道我們如何祈求才對」(羅8:26)?我們向天主祈求的是「合宜的事物」嗎?我們的父在我們求祂以前,已知道我們的需要,但祂等待我們祈求,因為祂子女的尊嚴是在於他們的自由。因此,我們要聯同祂的自由之神祈禱,好能真正洞悉祂的心願。
  3. 「你們得不到,是因為你們不求;你們求而不得,是因為你們求的不當,想要浪費在你們的淫樂中」(雅4:2-3)。如果我們以一顆分散的心,「淫亂」的心去祈求(雅4:4),天主一定不會答應我們,因為祂渴望的是我們的益處,我們的生命。「『天主以嫉妒愛慕祂在我們內所安置的聖神,』你們以為聖經的這句話是白說的嗎?」(雅4:5)我們的天主「嫉妒」我們,這正表現出祂的愛是何等真實。如果我們進入祂聖神的渴望中,自會獲得垂允。

    你若沒有立刻獲得你向天主所求的,切勿自擾;因了你恆心不懈而同祂停留在祈禱中,祂願意賜給你更大的好處。天主要我們的願望在祈禱中受到考驗,原是在準備我們來接受祂已準備好要賞給我們的恩惠。

如何使我們的祈禱有效

  1. 在救恩史中,祈禱的啟示教導我們,信德是以天主在歷史中的行動為基礎。子女般的信賴是由天主的卓越行動所激發:就是祂聖子的苦難和復活。基督徒的祈禱就是與天主的眷顧和祂愛的計畫相配合。
  2. 對聖保祿來說,這信賴是大膽的,它建基於聖神在我們內的祈禱和天父始終不渝的慈愛上,因祂將獨生子賜給了我們。對我們所求恩惠的首先答覆,是使祈禱的心有轉化。
  3. 耶穌的祈禱使基督信友的祈禱成為有實效的祈求。祂是祈禱的典範。祂在我們內並偕同我們祈禱。既然聖子的心只尋求父所喜悅的,那麼,子女的祈禱又怎能太集中在恩惠上而超過施恩者呢?
  4. 耶穌也為我們祈禱,祂代替我們、並為我們的利益祈禱。我們所有的祈求都一次而永遠地被收納在十字架上的吶喊內,並在祂的復活中,已蒙天父垂允,為此,祂從未終止為我們向天父祈求。如果我們的祈禱在子女般的大膽信賴中,牢不可破地與耶穌的祈禱結合在一起,我們將獲得因祂的名所求的一切,甚至比任何個別事物還要多:天主聖神自己,祂擁有一切恩惠。

四、在愛中恆心不渝

  1. 「不斷祈禱」(得前5:17),「為一切事,要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名時時感謝天主父」(弗5:20),「時時靠著聖神,以各種祈求和哀禱祈禱;且要醒寤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6:18)。因為「我們並沒有受命不斷工作、警醒和守齋,但根據規定,我們要不斷祈禱」 。這種不倦的熱忱只能源自愛。為抵抗我們的慣性和惰性,祈禱的戰鬥就是一場謙遜之愛、信賴和持久之愛的戰鬥。這愛使我們的心向著三個清晰而賦予生命的信德事實開放。
  2. 時時都可以祈禱:基督徒的時間就是復活基督的時間,無論有怎樣的狂風巨浪,祂都「天天同我們在一起」(瑪28:20)。我們的時間是在天主手裡:

    走在街市或獨自散步時,在商店中,在買、賣時,甚至在廚房作飯時,都可以經常而熱心的祈禱。

  3. 祈禱是基本的需要。反面的証據也有同樣的說服力:如果我們不讓聖神引領我們,我們會再墮入罪惡的奴役中。如果我們的心遠離聖神,祂怎能是「我們的生命」呢?

    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與祈禱的價值相比;祈禱能使不可能的成為可能,使困難變成容易。祈禱的人不可能故意犯罪。

    祈禱的人一定得救;不祈禱的人一定喪亡受罰。

  4. 基督徒的生活與祈禱是密不可分的,因為它們關係到同樣的愛和同樣發自愛的自我捨棄。以同樣的赤子之愛,順從天父的慈愛計畫;在聖神內有同樣的改變與合一,祂不斷使我們日益肖似耶穌基督。以耶穌愛我們的同樣之愛來愛眾人。「你們因我的名不論向父求甚麼,祂必賜給你們。這就是我所命令你們的:你們應該彼此相愛」(若15:16-17)。

    誰將祈禱與工作,工作與祈禱,在生活中連接起來,他就是在不斷祈禱。也只有這樣,我們認為不斷祈禱的原則才能得以實現。

耶穌「時辰」的祈禱

  1. 當耶穌的「時辰」來到時,祂就向父祈禱。祂在福音中傳下來的最長禱詞,包括創造和救贖的整個計畫,就如祂的死亡和復活。耶穌時辰的祈禱,現在仍常是祂的祈禱,就如祂的「逾越」奧跡一樣,「一次而永遠地」,常臨在於祂教會的禮儀中。
  2. 基督信仰的傳統很恰當地稱耶穌時辰的祈禱為「司祭」的祈禱。這是我們大司祭的祈禱,這祈禱和祂的祭獻是分不開的;與祂「逾越」此世而回歸天父也是分不開的,因為祂完全祝聖自己而獻給父。
  3. 在此逾越祭獻的祈禱中,萬有「總歸」於基督:天主與世界;聖言與血肉;永生與時間;捨己之愛與對愛不忠之罪;當時身邊的門徒與日後因他們的宣講而信仰祂的人;被貶抑與受光榮;這的確是合一的祈禱。
  4. 耶穌完成了所有天父的事業;祂的祈禱一如祂的犧牲,伸展到時期的圓滿。祂這時辰的祈禱充盈「末期」,將末期帶向其圓滿。父把一切都交給了聖子耶穌,耶穌也將自己完整地還歸於父。 同時,祂以至高的自由,依據祂由天父所接受而統治一切血肉的權力,表達自己的意思。聖子甘願自作僕人,卻是主,萬有的統治者(Pantocrator)。為我們祈禱的大司祭,也在我們內祈禱,同時又是垂允我們的天主。
  5. 歸屬於主耶穌的聖名之下,我們才能夠從中接受祂教我們的禱詞:「我們的天父!」祂的大司祭祈禱深深地啟發了「主禱文」的偉大祈求:對天父的聖名熱切關懷,對其王國(光榮)的熱忱;完成天父的旨意和祂的救恩計畫;使我們脫免凶惡。
  6. 最後,在此祈禱文中,耶穌啟示並賜給我們對父及子那不可分的「認識」。這就是祈禱生活的奧秘。

撮要

  1. 祈禱需要努力和奮鬥,對抗我們自己和「誘惑者」的圍攻。祈禱的戰鬥與「屬靈的戰鬥」是分不開的,為努力不懈地依循基督的聖神而行事,是必需的:一個人怎樣生活就怎樣祈禱,因為怎樣祈禱就怎樣生活。
  2. 在祈禱的戰鬥中,我們必須面對一些錯誤的見解、不同意識型態的潮流、我們失敗的經驗。我們必須以謙遜、信賴和恆心,來回應這些誘惑所投下的疑慮,即祈禱的實效,甚或祈禱的可行性。
  3. 操練祈禱時最大的困難是分心和枯燥,其救藥在於信德、皈依和心靈的警醒。
  4. 威脅祈禱的兩種常見的誘惑:缺乏信德和懈怠,後者是由於靈修功夫的鬆懈而導致的一種消沉情況,結果使人沮喪失望。
  5. 當我們感受到天主不常俯聽我們的祈禱時,我們子女般的信賴就會受到考驗。福音邀請我們自問,我們的祈禱是否符合聖神的渴望。
  6. 「不斷祈禱」(得前5:17)。時時都可以祈禱。祈禱是一種生活的基本需要。祈禱和基督徒生活是分不開的。
  7. 耶穌「時辰」的祈禱極恰當地稱為「大司祭的祈禱」,因為這祈禱總合整個創造和救恩工程,並啟發主禱文中的偉大祈求。


《續 第2759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