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堂 區 > 歷 史 簡 介 > 歷 史 分 享
 

堂區歷史的三篇分享:

  (一)堂區歷史補誌拾趣
一兄弟謹識 (寫於2002年)

千禧年慶祝主保瞻禮後,知悉須要為堂區歷史資料求証。幾經轉折後經從訪証中,知到堂區的事蹟及當時在牛頭角的傳教情況;及後更得到美國瑪利諾傳教會賀道明神父幫助,經從美國紐約傳真到赤柱瑪利諾修院的有關歷史資料文件中得知本堂 ( 註: 舊名稱為諸天神之后小堂,並於一九五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升格為天神之后堂區 ) 由顧倫神父於一九五二年七月八日成功由牛頭角山谷中的農戶租得壹間沒有窗戶的木屋 ( 註: 由一間養豬的農舍整理後的木屋 ) 開始傳教工作。

當時適逢香港教區十二位青年執士於七月六月受祝聖晉鐸,其中謝福星神父 ( 註: 即謝鳴之神父 ) 憶述於七月十五日開始奉委派與顧倫神父開始傳教救靈工作並協助籌建壹所學校聖堂。

經過多月與教育署相討,並以當時八仟美圓計劃預算;終於在一九五二年底動土興建,於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五日由白英奇主教奠基並命名為 { 庇護十二學校 }。 學校聖堂是一座金字尖頂單層式的設計,以四間活動板間課室及中間設置有台階的小聖所及辦事處組合而成,側牆上有以石塊砌出十字架形的圓窗戶,是用黑麻斑的花崗岩石建築而成。(註:學校聖堂的設計者是Br. Albert Stubli, M.M. )

據王美笑修女資料提供:諸天神之后堂的命名是紀念方濟會士創會及來華所興建第一座聖堂的名稱並以此尊崇敬禮中國教會主保 –眾天使的聖母元后

二零零一年一月下旬從一位(我所敬愛的)已退休的傳道員陳蒼華先生(註:一九五四年開始服務於九龍東頭村 聖母聖誕小堂,並於六十年代轉往秀茂坪 潔心堂服務至一九九三年退休。)訪証過程中知悉復華村天神之后小堂的建築設計、教育救援及傳教工作與東頭村聖母聖誕小堂及香港柴灣海星小堂極為相近。而更重要的是現時崇立於東頭培民村福德崗上的學校聖堂尚存在於福德學校內的建築物正與復華村的學校聖堂建築完全相同;當時在東頭建築的麵廠、神父宿舍及辦事處均保存崇立在福德學校內。

   至此,給你們三個有趣的小問題:

  1. 一九五二年至六十年代末期所奉獻的彌撒是用什麼語言舉行呢?
    (提示:廣東話?國語?潮州話?客家語?或拉丁語言呢?)
    (答案:拉丁語言)

  2. 至七十年代初,曾服務復華村天神之后堂的國藉司鐸有那幾位?
    (答案:謝福星神父,卜成德神父,劉文修神父,陶成章神父,梁富猷神父,湯一煌神父及梁次庭神父……等)

  3. 一九五二年七月期間服務於東頭聖母聖誕小堂的美籍司鐸及於同年七月十三日在東頭培民村一區六號石屋中 奉獻首祭彌撒的國籍司鐸是那位呢?
    (提示:該兩位司鐸與顧倫神父及謝福星神父原都同屬於大陸解放前的梅縣嘉應教區;而該國籍司鐸與謝福星神父亦同屬嘉應教區內的輔祭,同期回應聖秩聖召,並於一九五二年七月六日在總堂晉鐸。)
    (答案:美籍司鐸是涂挽靈神父,並於一九六六年創辦牛頭角瑪利諾工業中學。國籍司鐸是胡振中樞機-香港教區主教:一九五二至五三年間服務聖母聖誕小堂,後來往羅馬進修宗教法律,完成課程後曾往美國奉委為主教秘書;隨後往台灣從事堂區牧民工作,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奉委任為香港教區第五任主教。並於同年七月二十五日祝聖及就職。)

(二)天神之后堂之滄桑史 王若望先生(寫於2002年)

一九五二年瑪利諾─美國遠方傳教會會士顧倫神父由國內來港,眼見成千上萬的逃港難民,苦況堪憐。他懷著「愛主愛人」的熱忱,在會方支持下,毅然來到牛頭角一個荒山野嶺的山頭,展開其艱巨福傳工作。其精神之可嘉,深得後人讚賞。墾荒者即是墾荒者,一年後,被會方調派去台灣墾荒,直至功德完滿,蒙主寵召於台中雲林縣一個小聖堂內,永受教友的垂念。

 繼彼而來者有堅神父和金神父,他們的工作亦只不過短短年餘而已。至一九五四年是天神之后最光輝燦爛的時光。譚拔士神父接掌主任司鐸後,即大展拳腳,展開:傳教、教育、醫療、救濟、就業﹝織造、製衣﹞訓練工作,頗具盛名,譽滿港九。當時天神之后堂的管轄範圍:東起茶果嶺、西至牛池灣、南自九龍灣、北達井欄樹。其範圍之廣,可與今日的東九龍鐸區相比。因為當時的觀塘、藍田﹝咸田﹞、秀茂坪﹝掃墓坪﹞、順利區﹝七號墳場﹞,只是一片荒蕪之境。至一九六零年初,觀塘開發為衛星城市,人口漸漸增多,瑪利諾會賴存忠神父才創建聖若翰堂。所以天神之后堂是當時東九龍堂區的老大哥,今日亦然。 

一九六七年,牛頭角明愛中心落成,天神之后堂即一分為二,﹝即復華村本身為天神之后堂,牛頭角上、下h、九龍灣、佐敦谷區為基督勞工堂﹞。七八至八零年間,香港政府收回復華村改建新屋h﹝樂華h﹞,當時身兼兩職﹝天神之后堂及基督勞工堂﹞的賀道明神父向政府力爭,要求政府在順利h撥地重建聖堂。可惜,力爭無效,功虧一簣。他只有嘆一聲「仁慈的天主給我妥善的安排。」來安慰當時的教友。 

堂區跟隨教友遷移到順利區後,因未被安排新址而「真空」了一段時間。在這段過渡時期堙A堂區沒有神父,沒有彌撒中心,政府只暫借安置區內一、二間臨屋充當主日彌撒用途。人多屋窄,天氣炎熱,苦不堪言。幸好,王美笑修女和一班熱心教友四出奔走,終於獲得順安h安逸幼稚園王友紅校監,慷慨借出該校的一角,暫作堂區辦事處及彌撒中心之用。

 八二年間,江志謙神父接長順利區天神之后堂復堂首任主任司鐸。八三年順利天主教中學落成,校監劉蘊遜神父願意借出該校五樓禮堂作為彌撒中心之用。八七年五樓禮堂又因「石棉」問題被迫遷移到目前的彌撒中心。 

在此段期間內,江志謙神父連同一些熱心教友及教區當局協助下,極力向政府申請撥地重建聖堂,地點在利睄蚢麰惜j天橋底下一塊空地。堂時,政府回覆神父說,該處被列為青苗地帶,不適宜蓋建房屋,只答允在油塘區撥給我們一塊空地。這一答覆,可謂「荒天下之大謬」,令人啼笑皆非。不過,天主的安排的確奇妙非常。今天,油塘區的聖雅各伯堂正建築在那塊土地上。獲益者是油塘區的教友。但他們是否知道是我們「替他人作嫁衣裳」呢?真的這件趣事,甚少人知道。而我們申請的那塊地所謂「青苗地帶」,現在竟建作停車場之用。

 此事告吹後,江神父再接再勵,偕同堂區議會同寅再向政府申請,前安置區東南方對面馬路邊,一塊(大石壆)土地。但政府要神父首先呈報該土地用途及建堂的「圖測」。於是,神父依照政府指示辦理,等候批准。數月後,政府的答覆是:「那塊土地政府別有用途。」事後,那塊土地的確被鏟平了許多,但,時至今日,那有什麼用途?仍然是一片荒地。這事到底是什麼原因?相信只有天主知道吧! 

此事失敗後,順利區真的再找不到適當的建堂地方了。此時,江神父獲得修會的安排遠赴羅馬深造去了。他學成回港後竟於一九九三年九月五日蒙主寵召,投奔天父的懷抱。幸好,在他的感染下,幾年後,本堂區便誕生了一位司鐸─甘寶維神父。

 九零年至目前為止。本堂區尚有許許多多值得報導的事實,但限於篇幅,只好讓其他能手撰寫吧!本堂區時值金禧大好日子,筆者謹以「對聯」一首以茲致賀。其聯如後:

 天上神光,金輝萬丈臨四順;
主之母后,禧氣洋洋滿華堂。 

(三)緬懷堂區的…… 潘士超先生 (寫於2002年)

 
 

天神之后堂 - 今年是她五十週年大慶典,確值得大家歡欣及慶幸。另一方面,掀起了我與該堂區過往一齊成長的經歷及感慨的回憶。就藉她今年五十週歲的日子裡,粗略講述她過去的經歷吧! 

天神之后堂五十年前並非座落在今日這處的,原來舊址應與庇護十二小學同時訖立在牛頭角復華村山頂上。聖堂、學校以及復華村,今日已不復見,亦成為歷史。糢糊的摸索中,當時的地點,應為現在之牛頭角振華道半山一帶,嘆一句滄海桑田!(編者註:其位置應在現時樂華h樂華天主教小學,福建中學至樂華社區中心旁的熟食大排擋之間的地方;亦即是當時十區山頂水庫向南,山下的振華道位置。)

 天神之后堂舊址成立於五十年代,由美國瑪利諾神父修會之顧倫神父,方修女(Sister Maria Asunta)現服務於澳門聖家小學;甘神父、國籍司鐸卜神父、馬千里修士(編者註:馬神父 Rev. Peter Ma 當時以馬修四自稱)及謝鳴之神父等到來復華村最先展開傳教及救濟服務,奠定了傳教工作之基礎,後由瑪利諾神父修會的譚拔士神父繼續發展開去,先後重建庇護十二小學及聖堂,建築庇護手藝布廠、麵廠,贈醫施藥(編者註:當時診所位於現時牛頭角安基苑的範圍內),以至增辦今日牛頭角明愛中心等,都是由這位魄力非凡的譚神父策劃完成,敬佩萬分。

 說時當日的堂區範圍,東至茶果嶺,西至牛池灣,記得那時謝鳴之神父帶同廖春和先生,溫有陸先生,羅毅明先生,張佐洲先生,劉志先生,余姑娘,楊姑娘等幾位,每星期兩次到茶果嶺做傳教工作,另外管理聖堂事務的有尹伯和潘仁先生,還有服務學校的員工,因人數很多,未能盡錄,五,六十年代期間,堂區因教務蒸蒸日上,劉文修神父,陶成章神父也先後到本堂區參與救靈工作,顯主會修女有張瑪利修女,梁修女,黃玖瑰修女,謝羅撒修女,鄧瑞珍修女...先後從國內到來本堂協助傳教的工作。 

堂區內的聖母軍,青年會,婦女會,孝女會,成年會,輔祭會,聖雲先會,聖詠團……先後成立,瑪利諾神父修會也派遣了多位神父來本堂參與工作,繼有賀道明神父,江天文神父,石神父……記得當時聖堂每天早,午,晚有三次遼亮的鐘聲覆蓋復華村角落,提醒教友唸三鐘經,每晚教友齊集聖堂唸晚課,每星期四晚課後有聖體降福的禮儀,每主日彌撒前神父定會播放拉丁文的彌撒聖詠,歌聲傳遍整個村落,每年的五月及十月聖母月及玖瑰月教友齊集聖堂內恭唸玖瑰經,間中有永助聖母或聖體出遊的禮節,得以增加教友們敬主愛人的熱火,每逢聖誕,耶穌復活大瞻禮日,豐富的節日氣氛更不在話了,這些事例,我個人的感受特別深,永刻難忘,本堂區更蒙主降福,先後誕生多位司鐸及修女,計有謝肇中神父,尹雅白神父,甘寶維神父,鍾妙嫦修女,梁銀喜修女,許圓月修女,林玉珍修女……。

時至七十年代後期,復華村不竟是一個徙置區,亦要受到被遷拆來配合時代進步,該村要移平作改建計劃,再嘆一句滄海桑田,但想不到連復華村這曾經有過一段歷史的村名也被刪除了,那諸天神之后堂同時遷到順安h,其後再得教友們和神父的鼎力爭取,才安置到順利天主教中學內,此時本人亦因遷居,隨後便加入了別的堂區。 

今年是天神之后堂五十週年大日子,就讓大家默默祝禱,齊齊說聲,年年有今日,更祈求諸天神之后,開啟我中華兒女之頓悟,能多認識天主,敬畏天主,好能讓堂區教務生命,順利延續吧,主佑各位。